特稿 | ALB China 专栏:道可特为什么把总部和北京办公室分开?

来源: 道可特律所  时间: 2020-06-18 11:51:44  作者: 刘光超

在道可特的整体架构设计中,最不同于其他所的一点是:道可特总部和北京办公室是分开的。

用一个很形象但不太恰当的表述,就是北京办公室不是其他办公室的“老爸”,充其量只是道可特家族里的“老大”,跟其他办公室是“兄弟关系”。而道可特总部才是各办公室的“老爸”,而且这个“老爸”,还是由各位“兄弟”共同建设而成的。

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首先,我们是基于对律所公司制创新的理解和探索,希望通过这样的设计能够解决律所最为基础的“产权问题”。虽然律师对公司法非常熟悉,但是对于律所的产权问题却并不好去回答。律所是否有产权?如果有产权到底属于谁?律所有无资合的成份?如何体现资合的概念?律所现有组织形式是否可以满足这些需要?如果不行需要怎样的制度设计?等等,是横亘在整个律师行业面前的根本性问题。我们作为行业的一份子,一直也在思考和探索。我们把道可特总部独立出来,作为各个办公室权益(也就是产权)的主要持有者,而道可特各办公室的合伙人在持有所在办公室权益的同时,还可以通过一定的方法和途径获得道可特总部的权益,这种权益有其对应的价值,财产权部分可以转让,也可以继承。这样,我们似乎就解决了律所的产权问题。当然,我们这样设计目前还只是停留在协议自治层面。我们希望并且呼吁,尽早修改《律师法》,在现有合伙所、个人所、国资所三种组织形式基础上增加公司制律所,来顺应行业的这种变化和需要。

其次,我们是基于对律所一体化本质的理解和深化,希望通过这样的设计能够解决律所真正意义上的一体化。行业对一体化有很多种理解,但是,平台共享,资源集中,决策同步,利益一致,文化统一,这些恐怕是一些基本的共识。如果只有一个办公室,一体化很好理解。有多个办公室之后,一体化似乎就是把几个办公室的人都聚在一起,利益都捆绑在一起。实际不然,在道可特,各个办公室都是相对独立的,特别是业务方面,这也是律师行业具有一定的地域性特点决定的,没有必要非要一刀切,搞机械的一体化,但是,各个办公室共同需要甚至更加依赖的品牌、战略、信息化、风险控制、产品研发、知识管理、业务支持、公共关系、国际化等功能,却必须集中打造,真正的一体化。而这些功能很难由第一家办公室来单独承载。于是,道可特总部就产生了,跟北京办公室分开也就好理解了。道可特总部设置的十大中心,正是承载了这些各个办公室都需要但又不能单独建设(实际也无必要)的功能。我们理解,这样的安排,律所的一体化才能真正落地。

然后,我们是基于对律所企业化运作的理解和考量,希望通过这样的设计能够解决律所的战略、产品和市场问题。律所是否应该企业化运作,可能还存在争议。但是,越来越多的所已经开始关注并重视企业化运作。企业化运作中,最为重要的应该是战略、产品和市场三大要素。统一制定战略、系统开发产品、有组织开拓市场是企业与个体最大的区别,也正是律所不同程度欠缺的。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道可特总部设置了品牌战略中心、产品研发与指导中心、业务支持与市场协调中心,统领全所的战略、产品和市场三大工作,力求最大程度的实现战略同步、资源共享、产品统筹、市场协同。譬如,战略中心主导的每年道可特战略务虚会,产品中心推出的每年一届道可特产品创新大赛,市场中心组织完成的各种入库备案和招投标,等等工作,既在打造道可特的核心竞争力,又在为各个办公室提供强有力的支持。我们相信,不断强化这些功能建设,道可特在企业化的道路上会越走越好,离市场可持续的目标也会越来越近。

再次,我们是基于对律所管理职业化的理解和期待,希望通过这样的设计能够让一批致力于做律所的人全情投入这份“事业”。律所看起来竞争的是市场,是规模,是品牌,是人才,实质上是管理。管理到底应由谁来负责?一个灵魂人物,几个资深合伙人,还是一群职业化管理人才?行业中各种情况都存在,也都各有利弊。但是,有一个事实,行业应该会认同。那就是,律所管理比做律师难多了,很多优秀的律师都不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一个规模化的律所,没有一批致力于管理的人,肯定是不行的。于是,我们把道可特总部定位于投资、管理、服务三大功能,并特别强调管理和服务,希望有一批人,特别是把做律所放在更重要位置的律师们,和把做律所管理当成职业追求的非律师们,在这个平台上能够像企业家一样的思考和实践,或像职业经理人一样的追求和敬业,全情投入律所这份“事业”。这也才有了我们道可特总部和北京办公室不仅办公是分离的(一个在国贸三期,一个在财富金融中心),人员更是分开的(总部管理人员大部分是专职的)。我们也期待,道可特总部这样的安排能够承载大家的事业梦想,也能释放律所管理的魅力。

最后,我们是基于对分所合作伙伴深层次需要的理解,希望通过这样的设计能够让全国乃至全球的分所合作伙伴能共建、共治、共享道可特。律所在全国乃至全球各地的规模化不是所有人都由自己培养,而且要以人才、业务 、资源当地化为基本原则。各地合作伙伴同样有在全国乃至全球布局的渴望,当然也有参与律所管理和建设的需求。传统的总所分所体制很难让分所伙伴参与到律所的整体管理中来,即使参与,在更大程度上也是配角。道可特总部的设计则完全不一样,总部的权益可以由所有办公室的合伙人分享,总部的管委会和监事会从所有办公室中选出,总部的各管理中心所有办公室都可以参与工作,总部的各专业委员会负责人也是从所有办公室中平等竞选产生。当然,总部的所有管理和服务都覆盖所有的办公室,所有的成果、资源也都由所有办公室分享。这样坚持下来,所有办公室就可以共建、共治、共享道可特了。

道可特总部独立出来,是一种改变,也是一种坚持。    

本文发表在《ASIAN LEGAL BUSINESS CHINA • 亚洲法律杂志-中国版》5月刊

作者 | 北京市道可特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主任   刘光超

可能感兴趣

行业研究
更多
  • 《全国私募基金法律健康指数报告》
    本次报告的目的为以私募基金行业指数的形式提供关于立法、监管、司法的洞见。绿法联盟作为首个以法律为核心要素,以研究院为依托,以互联网为平台,以国际化为视野的法律跨界联盟,一直关注立法、监管、司法将以何种方式影响私募行业。时至今日,私募基金的体量已经发展至可以和公募基金等量齐观,其发展不得不称之为迅猛。但是,私募基金高歌猛进的同时也繁芜丛杂,自2016年始,监管、立法层对私募基金更加关注,故此尝试编纂私募基金行业法律健康指数报告,以量化考察私募基金行业法律风险方面的变化。以期以史鉴今,为未来的私募基金行业发展提供一点洞见。
  • 《央企(A股)上市公司法律健康指数报告》
    《央企(A股)上市公司法律健康指数报告》是目前市场上首份以法律健康为导向和评判标准的、研究央企(A股)上市公司发展健康度的指数报告,是第一份由第三方机构推出的带有公益性和学术性的央企(A股)上市公司指数报告,是研究、评价央企(A股)上市公司的一个全新视角与一项创新性举措。报告对央企(A股)上市公司的健康度做了全视角、多层次的分析和解读;报告以动态发展的数据库为支撑,在绿法(国际)联盟(GLGA)的协调下与相关监管部门、治理机构、重要行业组织、经营主体形成互动机制,围绕央企(A股)上市公司开展长期跟踪研究,努力推出对认识央企(A股)上市公司、推进央企(A股)上市公司发展具有重要影响的学术成果。
  • 《2018中国保险行业法律健康蓝皮书》
    《2018中国保险行业法律健康蓝皮书》包括上篇《保险行业法律健康指数报告》及下篇《保险行业法律专题报告》。其中,《保险行业法律健康指数报告》是由绿法(国际)联盟(GLGA)继2018年成功发布首份《保险行业法律健康指数报告》之后连续第二年发布,该指数能够综合、直观反映近三年来保险行业整体的法律健康状态。《保险行业法律专题报告》则结合近年来保险行业及保险资金运用领域法律实务,针对当下行业实务中的热点及疑难复杂问题,从法律视角予以分析和解读,以期为保险行业及保险资金运用的合法合规发展提供一些意见和建议。
主任寄语
更多
我们想做一家理想的、让人尊敬的、可持续发展的律师事务所。 我们没有拘泥于传统的运行模式,而是从创立伊始就选择了公司化管理。中国律师业在经历了国资所的垄断、合伙所的崛起后,又面临着组织形式、运行机制优化的任务,于是我们开始了事务所新型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的探索,大胆引入公司化管理机制,依照市场规律运作事务所,力求实现产权股份化、经营市场化、产品标准化、服务品牌化和发展产业化。我们笃信这是律师行业发展的方向,并坚持了下来。我们希望在律所公司化的道路上有所建树,争取为律师行业做点事情。也正是选择了公司化管理,我们才有了服务团队化、业务专业化、操作规范化,和为广大客户提供的稳定、持续、高质量服务。
同道计划
更多
  • 【同道计划一】
    道可特希望联合全国志同道合的律师朋友们,一起建设事业平台,一起实现事业梦想,特推出“同道计划”。“同道计划一”旨在全国范围内招募道可特分所的合作伙伴、事业合伙人、执行主任。
  • 【同道计划二】
    “同道计划二”旨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招募道可特总部和北京办公室的合伙人和律师,共同成为行业、自己、市场、客户想要的样子。
  • 【同道计划三】
    “同道计划三”旨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招募道可特全国分所合作伙伴。道可特全国乃至全球发展蓝图,需要更多伙伴一起绘制,让我们共同打造一家让人尊敬的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