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莉

白小莉

高级合伙人
北京办公室
知识产权, 争议解决, 竞争与反垄断, 数据安全与数据合规
暴宁宁

暴宁宁

高级合伙人
北京办公室
政府法律顾问, 社会组织法律顾问
蔡锟

蔡锟

高级合伙人
北京办公室
行政诉讼, 行政合法性审查, 政府法律顾问
陈杰

陈杰

高级合伙人
北京办公室
民商事争议解决,资产管理,资本市场,私募股权与投资资金
陈洁

陈洁

高级合伙人
天津办公室
民商事争议解决,公司业务,行政与政府顾问,投资并购,破产重整与清算
陈世贵

陈世贵

高级合伙人
成都办公室
银行业务,房地产建筑,争议解决
邓勇

邓勇

高级合伙人
北京办公室
知识产权,数据安全与数据合规,争议解决
董更

董更

高级合伙人
北京办公室
民商事诉讼仲裁,刑事法律风险防控,证券等领域的行政争议解决,不良资产处置

可能感兴趣

业务领域
更多
  • 道可特自创立之日起,便将公司法律业务作为基础业务领域。凭借丰富的经验,道可特先后为大中型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及政府部门等众多客户提供长期法律服务。道可特公司业务团队凭借优秀精湛的专业水平和认真务实的职业素养为客户提供了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获得业界认可和客户广泛赞誉。
  • 争议解决是道可特律师事务所的核心业务之一。道可特争议解决有十余年的法律服务经验,业务范围涉及为客户解决商业纠纷、金融诉讼、调查等争议案件。争议解决团队在全程代理诉讼及处理仲裁案件突发事件中为客户提供优质可行性解决方案,最大限度降低客户的争议解决成本,道可特律所为客户提供优质的争议解决综合处理方案。
  • 各类私募基金业务、证券发行与上市、并购重组等金融与资本市场法律服务是道可特的核心业务。历经十余年磨砺,道可特形成了以各类私募基金业务为核心,以证券发行和上市(IPO)、上市公司再融资、并购重组、产权交易、新三板、资产管理及金融衍生品等法律服务为延伸的资本市场法律服务体系。
  • 道可特在基础设施、房地产与能源等法律服务方面拥有成熟丰富的经验。多年来,道可特一直致力于为社会基础设施、交通运输、通信信息、石油与天然气、水务与环保、能源动力等项目提供法律服务,尤其在BOT、BT、PPP等工程性城市基础设施融资方面拥有明显的专业优势,获得了出众的市场口碑。
  • 知识产权一直是道可特重点发展的业务领域。在飞速发展的信息时代,道可特在知识为客户提供理念到知识产权的商业化与保护提供战略性法律意见以最大化实现客户的知识资产。在市场和法律的发展前沿,客户可以依赖我们一流的科技背景和集知识产权管理、咨询和诉讼为一体的综合服务解决遭遇到的最为复杂的挑战。
  • 道可特拥有以海外投资为主要业务的团队。该团队由具有美国、英国、法国、加拿大、香港、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家或地区职业资格的律师组成,他们均毕业于国内外著名法学院且大多有欧美律师事务所的工作经验,熟悉跨境并购法律及实务,能够熟练运用中文、英文和日文,按照客户的需求提供全方位、多层次、专业化的法律服务。
  • 道可特在竞争与反垄断业务中拥有突出表现,为国内外客户提供了广泛且精深的相关法律服务。作为重点业务,道可特形成了精密完善的服务体系和尖端一流的服务内容。道可特竞争与反垄断业务团队拥有深厚的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在众多大型竞争与反垄断案件中凭借精湛的专业水准,为客户提供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 道可特的税务法律业务在中国律师事务所中处于领先地位,道可特税务律师团队税法及家庭财富管理服务领域拥有专业系统的中国和国际税法的专业知识,除此之外他们还精通如公司法、金融法、外商投资法、证券法及和房地产和基金相关的法律,并具有国际律师事务所的工作经验,他们擅长处理复杂的各类税务事项,在业内和客户中均拥有广泛的影响力和良好的口碑。
专业解读
更多
  • [07-11]

    2024

    研究 丨“串通投标罪”经典案例汇编
    “串通投标罪”经典案例汇编:一、人民法院案例库:邓某强串通投标案;二、最高检发布指导性案例;三、最高检发布依法惩治“串通招投标犯罪”典型案例;四、最高检发布依法惩治“串通招投标犯罪”典型案例;五、最高检发布依法惩治“串通招投标犯罪”典型案例;六、最高检发布依法惩治“串通招投标犯罪”典型案例;七、最高检发布依法惩治“串通招投标犯罪”典型案例。
  • [07-11]

    2024

    研究丨“数字金融大文章”背景下数据资产信托应用的几点思考
    目前信托公司的数据资产信托业务还在探索创新阶段,数据资产信托相关制度和配套措施仍不完善,信托公司在开展数据资产信托业务中也面临着一些挑战和问题。本文结合现有信托和数据法律法规体系,初步阐述了数据资产信托的概念和业务定位,对数据资产信托应用存在的主要法律问题提出几点思考,进一步探讨数据资产信托业务的实践路径。
  • [07-10]

    2024

    研究丨从三起商业秘密过亿判赔看商业秘密的保护实务(一):权利基础篇
    2021年,最高人民法院作出香兰素案二审判决[1],判赔额高达1.59亿元人民币,成为当时人民法院史上生效裁判判赔额最高的商业秘密侵权案件[2]。近年来,技术秘密领域的高额判赔案件陆续出现,如密胺案[3]和近期的新能源汽车案[4]。上述案件均引起了业内广泛关注。除了案件本身极高的判赔额外,上述案件对技术秘密侵权纠纷中其他焦点问题的认定,也十分值得企业借鉴和参考。本文对上述案件进行了分析,并进一步讨论了目前技术秘密案件审理过程中的焦点问题及相应的司法实践,作为企业在商业秘密制度建设及诉讼中的参考。考虑到三个案件在相关问题的认定上有重合之处,为简化文章篇幅,本文以威马案的认定为主要分析对象,其他类似的情形则进行简要说明或予以省略。本文将重点探讨与商业秘密权利基础相关的认定。其他内容,如侵权行为、责任承担和其他程序性相关问题,将在后续推出的系列文章中继续讨论。
  • [07-10]

    2024

    研究丨论内幕交易民事责任之否定(下)
    内幕交易民事责任是长期困扰我国证券法治的重要议题,除因果关系外,内幕交易的侵权客体也难以认定。究其原因,这与我们对内幕交易民事责任性质认识模糊、对规则存在路径依赖等因素有密切关系。在分析法学视角看来,司法审判机关塑造的“知情权”“公平交易权”无法经受法理证成的检验。霍菲尔德理论视域中权利与义务相伴相生,由此观之,证券信息披露义务的法定性与市场投资者的知情权利存在天然冲突,而公平交易权不仅面临概念内涵与内幕交易行为人“不交易义务”之间的悖论,而且在多层、多级、多向的内幕交易形势下,行为人往往无法识别自身是否承担该种义务。即便以纯粹经济损失论证内幕交易民事赔偿的合理性,依然面临法理证成的诸多难题。面向未来,我们应当考虑放弃内幕交易民事责任,转向以公权力规制作为内幕交易负外部性矫正的法律手段。